中國近年來同樣涌現了優秀的芭蕾舞作品

來源:北京日報時間:2019-11-12 11:08:42

卜大煒   近來北京的芭蕾舞壇異彩繽紛,眾多的芭蕾舞作品和舞團應接不暇,其中有個現象值得關注,那就是一批以著名作曲家既有音樂編創的芭蕾舞作品的出現。

第四屆中國芭蕾舞演出季上,圣彼得堡艾夫曼芭蕾舞團一舉上演了三部芭蕾舞劇:《柴科夫斯基》《安娜·卡列尼娜》和《卡拉馬佐夫兄弟》,這三部劇目的音樂都不是原創舞劇音樂,而是采用了作曲家既有的交響音樂作品,《柴科夫斯基》和《安娜·卡列尼娜》全部采用柴科夫斯基的交響音樂選段連綴而成;《卡拉馬佐夫兄弟》選用了拉赫瑪尼諾夫、瓦格納和穆索爾斯基的音樂。編導者鮑里斯·艾夫曼根據音樂的脈絡和織體,用舞蹈語匯講述了劇本的文學內涵,取得了令人震撼的藝術效果。

例如《柴科夫斯基》,劇中設置了柴科夫斯基的替身人角色,與現實的柴科夫斯基形成鏡像人生,這個角色可以視為柴科夫斯基的虛擬靈魂,“他”以批判現實主義的視角審視、剖析作曲家創作理想與客觀現實之間的矛盾糾葛。該舞劇將柴科夫斯基的幾部著名音樂作品以場景呈現,例如歌劇《葉甫根尼·奧涅金》場景,對達吉亞娜的純情情書,奧涅金鄙棄地撕得粉碎,而柴科夫斯基則視若寶珍,這是柴科夫斯基對自己音樂中的人物形象的批判。劇中的場景并不是簡單地呈現原作的音樂,例如《奧涅金》場景的音樂不是來自原歌劇,甚至沒有選用歌劇中著名的“波羅乃茲舞曲”,而是選用了柴科夫斯基弦樂《小夜曲》中圓舞曲的第二樂章;而在芭蕾舞劇《天鵝湖》場景中,《第五交響曲》第二樂章的主題在空中孤高地回旋;以這些交響音樂中的戲劇性來揭示作曲家創作過程中的心路歷程。

以作曲家的既有音樂名篇編配芭蕾舞,是在20世紀出現的一股潮流,1908年俄羅斯芭蕾舞大師福金以肖邦的一組圓舞曲編排了一部沒有故事情節的芭蕾舞劇《仙女》。后來俄羅斯芭蕾舞學派在這方面的創作更為豐盛,這也成為了俄羅斯芭蕾舞學派的一大藝術特色,最為突出的是俄羅斯芭蕾學派的代表人物之一巴蘭欽,他以柴科夫斯基的弦樂《小夜曲》創作的芭蕾舞《小夜曲》同樣沒有戲劇情節,三幕芭蕾舞劇《珠寶》,選用了福雷、斯特拉文斯基和柴科夫斯基的交響音樂,成為一部巔峰之作。他以“純音樂”編排的舞蹈是去除了亮相、啞語和夸張手勢等敘事成分的“純舞蹈”,突出的是內心的矛盾沖突和情緒的起伏,這種舞蹈是對人類藝術啟蒙時代樂舞一體的返璞歸真。今年國慶節前夕,中央芭蕾舞團將這部經典在天橋劇場向中國觀眾呈現出來。而今年3月,漢堡芭蕾舞團在天橋劇場上演的芭蕾舞劇《茶花女》,是諾伊梅爾根據小仲馬的同名小說編排的,是有故事情節的“戲劇芭蕾”典范,音樂采用了肖邦的以兩部鋼琴協奏曲為主干的鋼琴音樂,看后只覺肖邦這些音樂簡直就是為《茶花女》而寫的。

古今許多作曲家對舞蹈音樂情有獨鐘,巴赫大量的復調作品都是采用古舞曲的形式,柴科夫斯基的音樂中更是含有豐富的舞蹈律動,他的許多交響樂作品都可以隨之蹁躚起舞,更開了在第三樂章使用圓舞曲的先河。當年有人詬病他的交響樂是“芭蕾舞音樂”,但柴科夫斯基本人則堅持認為,舞蹈音樂同樣可以是優秀的音樂。巴蘭欽也認為,“真正好的音樂距離舞蹈并不遙遠”。

以這些音樂創作舞蹈,編導者首先要精通音樂,這也是俄羅斯芭蕾舞學派的一大優勢。當年巴蘭欽從帝國戲劇音樂學校畢業后,又進入圣彼得堡音樂學院學習鋼琴和作曲理論。他的鋼琴造詣可以登臺獨奏,可以將交響樂作品在鋼琴上彈奏出來,并且能夠作曲展現自己的音樂才華。在他的編舞中,音樂是舞蹈的靈感。艾夫曼也有著圣彼得堡音樂學院的學習經歷。從艾夫曼編導的這三部大型舞劇看,他有著對音樂作品深入細致的把握,并可以通過豐富激情的舞蹈語匯演繹出來。

中國近年來同樣涌現了這類優秀的芭蕾舞作品,例如,應萼定、楊敏健以柴科夫斯基《第六交響曲》編排的現代芭蕾《生命之歌》。還有中央芭蕾舞團將鋼琴協奏曲《黃河》編排為交響芭蕾《黃河》,都是“看見音樂,聽見舞蹈”的優秀典范。

責任編輯:FD31
上一篇:石家莊發現一塊清光緒年間石碑
下一篇:最后一頁

信用中國

  • 信用信息
  • 行政許可和行政處罰
  • 網站文章
彩客网app